论著
脏层胸膜侵犯对肿瘤最大径≤3 cm肺腺癌预后的影响
中华病理学杂志, 2017,46(08) : 553-558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529-5807.2017.08.007
摘要
目的

评估肿瘤最大径≤3 cm的肺腺癌中脏层胸膜侵犯(VPI)与其他临床病理特征的关系,探讨VPI对肺腺癌患者预后的影响。

方法

回顾性分析231例经手术完全切除及系统性淋巴结清扫且肿瘤最大径≤3 cm肺腺癌的临床病理资料,弹力纤维染色后按改良Hammar分级标准诊断VPI,并分为PL0、PL1、PL2三级。用Kaplan-Meier法进行生存分析,用Cox比例风险模型探寻预后的风险因素,以无进展生存期(PFS)和总生存期(OS)为主要研究终点。

结果

在231例患者中,70例(30.3%)伴有VPI,其中61例为PL1、9例为PL2,其余161例(69.7%)未见VPI(PL0)。肿瘤大小(P=0.003)、组织学分级(P<0.01)、实性成分(P=0.001)、微乳头成分(P=0.009)、N分期(P<0.01)及TNM分期(P<0.01)均与VPI分级显著相关。生存分析显示:有VPI患者的PFS和OS明显短于无VPI者(P<0.01),不同VPI程度患者间PFS及OS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1)。Cox多因素回归分析表明:有无VPI不是影响患者预后的独立因子;而PL2是患者PFS的独立预测因素(P=0.007),但它不是OS的独立预测因素(P=0.052)。

结论

在肿瘤最大径≤3 cm的肺腺癌中,VPI与预后不良显著相关,但只有PL2是患者PFS的独立预测因素。因此,在肿瘤较小的肺腺癌中可能没有必要区分PL0和PL1,而VPI定义是否需要修改也有待进一步研究。

引用本文: 陈天羽, 马红伟, 金蓉蓉, 等.  脏层胸膜侵犯对肿瘤最大径≤3 cm肺腺癌预后的影响 [J]. 中华病理学杂志,2017,46( 08 ): 553-558. DOI: 10.3760/cma.j.issn.0529-5807.2017.08.007
正文
作者信息
基金 0  关键词  0
English Abstract
评论
阅读 0  评论  0
相关资源
论文 | 视频

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。

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本刊文章,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。

除非特别声明,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。

肺癌是中国最常见的癌症和最主要的癌症死亡原因[1],亦是全世界范围内病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[2]。近年来,肺癌患者中腺癌的比例不断上升[3]。肺腺癌的组织学形态具有很高的异质性,肿块多为周围型,更易引起脏层胸膜侵犯(VPI)[4]。在2009年国际肺癌研究协会(IASLC)第七版肺癌TNM分期系统中[5],VPI定义为肿瘤侵犯超过脏层胸膜弹力层(PL1)以及侵袭脏层胸膜表面(PL2),它是使肿瘤最大径≤3 cm的非小细胞肺癌(NSCLC)T分期从T1提高到T2a的一个重要因素,对Ⅰ期NSCLC患者的预后评估及术后治疗有重要指导价值。IASLC建议在弹力纤维染色后,依据改良Hammar分级标准对VPI做出评判。改良Hammar分级以脏层胸膜弹力层、脏层胸膜间皮层和壁层胸膜为界,将肺癌胸膜侵犯分为PL0~PL3四级,并以PLx代表胸膜侵犯情况未知[5]。然而目前这一标准及弹力纤维染色的实际应用尚不广泛,导致VPI的诊断不够准确。且现有研究显示,当NSCLC肿瘤≤3 cm时,VPI对患者预后的影响及其是否能作为提高分期的因素仍存在争议[6,7,8,9,10,11,12]。我们在弹力纤维染色的基础上按照改良Hammar分级标准诊断VPI,以分析肿瘤最大径≤3 cm肺腺癌中VPI与其他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关系,评估有无VPI及其不同侵犯程度对肿瘤较小的肺腺癌患者生存的影响,并明确弹力纤维染色对VPI诊断的作用。

 
 
展开/关闭提纲
查看图表详情
回到顶部
放大字体
缩小字体
标签
关键词
腺癌
胸膜
预后
肺肿瘤
肿瘤侵润